我如何踏上創作這條路 01 創作的起點是,我沒有朋友。

——很多事情,是不是低谷當下的感知其實不準,拉長個至少10年我們再來下定論也不遲。——




2017 年,是我開始開始挑戰了連續日更 365 天的開始,開始的理由是因為我覺得「我沒有朋友,我沒有人生,我就是一個無情的工作機器人」。

我當時的工作表面上看起來其實不是錯,27 歲的我,管理了 20 人團隊,12 人在台灣,8人在美國,薪水是我剛進去這家公司的三倍,老實說,我是應該覺得人生勝組的。

但看不到的地方是,我每天工作長達 12 -16 小時,我那時候手機的鬧鐘打開來,任何時間都有鬧鐘,任何一個時間,我都曾經出現在公司過。

組織長期快速異動的關係,我的神經很緊張,年輕氣盛,很容易吵架,我那時候是吵架王,多得是辦公室的明爭暗鬥。

我很少可以跟朋友約出去,就算約出去,我也很常需要打開手機處理公事,一處理就是 30 分鐘起跳。

關鍵讓我崩潰的是:我除了工作不會有其他話題了。




有一天,我覺得我真的不能再這樣下去了,我難道這個人,從現在開始就不會再有除了「工作」以外的話題了嗎?

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:

首先,我大學的時候一直很怕念中文系的我會餓死,因此,我的夢想就是可以點滷味不看價格,但那時候我已經充分可以做到這件事情了,我沒有我想像中的開心。

其次,對比與其他人還在薪資的世界中想著如何談判更高,27 歲中文系畢業的我,已經領到了我當時不敢想的數字。

最後,我其實是一個可以直達天廳的人,很多人會說,自己的位置接觸不到高層,但我恰好相反,我直達高層。

我看不出任何我應該覺得低潮的跡象,但是我好低潮。


但也因為這樣,我完全不知道我要怎麼辦?我那時候還沒有 mentor,我也不知道 mentor 這個概念。

我一個人仔細思考,我崩潰的點是什麼,我發現,我在於「我覺得我沒有朋友」。


是的,我沒有朋友。

所有的問題一層又一層剝下來之後,我發現我就是覺得自己沒有朋友,那種打開通訊錄,不知道要打給誰的感覺,真的好孤單。

孤單到,我走在路上會哭,一種很深很深的哀傷。

所以,我決定,我要做出點什麼來改變,那時候嘗試地第一件事情,並不是寫作,而且寫作那時候,並沒有在我的清單中。


我嘗試了很多活動,包含了瑜伽、爬山、讀書會、課程、手作課、快速約會等等,我不斷變換活動,接觸新的人群,雖然還沒有到我的目標,但是我覺得比一開始還要好很多了。


直到有一天,一個影響我深遠的人出現,是她帶給了我日更的力量。


下一集:我如何開始創作之路 02 有些路,你要自己走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I accept the Privacy Policy
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