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菜鳥業務心得]在丟了一單追了一年半的案子之後

228連假後一連兩天都去爬了山,因為就在連假的前一天我丟了一個追了一年半的案子,其實心情有說不出來的低潮,就是也不到想哭,但是隱隱約約彷彿有多烏雲罩頂。

我記得我第一次掉了一個追了三季的大單那天,晚上跟朋友約在信義區吃飯,我走在大馬路上突然一度悲從中來,眼淚就掉了下來,這一掉淚,彷彿是個隱形開關,我就一邊過馬路一邊大哭,可能看到隔壁是愛馬仕的櫃位,因此哭得更厲害了(有邏輯嗎我)

戰友C以及好友S都說,這沒什麼好哭的。我事後想想也是,但當時真的就是四個字可以形容,叫做「悲從中來」。

這次,算是我第二次掉了追很久的單子,在爬了山之後,心情好多了,我覺得有一個在這兩次丟單裡的共同心得,那就是:

幸好每次都是往死裡去做

簡報往死裡做

想到,在談這個多品牌的案子的時候,真的是做了無數次簡報,比較簡單的是從已有的材料拼拼湊湊,但絕大部分都是無中生有,從研究、架構、內容到美觀都是每一次做PPT時時時刻刻注意的事項。

舉個例子來說,不同的品牌的調性不一樣。我們不在品牌端,需要透過不同的方法去了解品牌,從實際去專櫃走一遭、在網路上看不同的採訪/新聞/評價,到拜訪品牌端時想盡辦法問出細節,盡可能在下一次會議時可以更切中需求提案。

每一次的簡報,都是在公司討論了一次又一次,對內容一改再改,最困難的地方在於「如何將複雜的想法簡單明瞭地展現出來」,這是每次在做簡報時最困難的地方之一。

還有一點很困難的是:結構是否清晰、論點否環環相扣。去年一整年拜訪超過100個品牌、加上寫文章自省,今年我才開始覺得我似乎感受到有結構的簡報時怎麼一回事。然而當時完全不明白,唯一能做的就是:花很多時間做,往死裡做。大概就是每個禮拜都在找咖啡廳做PPT的概念吧。

印象很深刻,C每次打開我簡報前都會問一句:「你確定這版是你覺得現在直接傳給XXX(該公司台灣最大GM)也覺得實在是太完美的嗎?」

只要回答稍有遲疑,我就會自己把簡報再拿回來改一次。

電話往死裡打

簡單來說就是「死纏爛打」。

文言一點的說法,可以藉由我喜歡的詩人潘伯霖寫的「每天都在找一個更爛的理由接近你」,真的差不多就是這個概念了。

當時為了拜訪這家公司,我打了真的大概有幾百通電話,因為我每天會寫自己的cold call 紀錄,有一天C湊近一看,看到了我寫著:

8:50 XXX, no pick up *3
8:53 XXX, no pick up *3
8:55 XXX, no pick up *3
8:57 XXX, no pick up *3

C不禁笑了,我當時是覺得自己挺變態的,因為我這種打電話的節奏真的很像是那種分手後還想要復合的人。

不同品牌有不同品牌的最高主管,一個案子想要通過,不一定要人人都點頭贊成,但只要有一個人反對,這局就玩完了。因為企業就是:人人贊成的案子不一定會做,但有人反對的案子一定做不了,尤其是反對的那個人通常都是握有「絕對否決權的人」,換而言之,就是這個人一反對,就瞬間駁回。

為此,遇到了反對者的時候,真的是除了簡報往死裡做想辦法解決反對問題之外,電話往死裡只為見這人一面,是非常重要的事情。每次打電話心臟都會跳很快,快到都可以感受到那個震動。

做到了這步田地,可能對方都不會見你一面,但不這麼做,根本就見不到面。我和C常開玩笑,追客戶追成這樣子,要是追男人也這麼勤奮就好了。

簡單來說:就是積極、積極、再積極

確定了這單丟掉之後,雖然難過,我跟他們說:「很謝謝他們這一年來的照顧,我這個初出茅廬的小女生一直騷擾他們,有時也都會是不是打擾他們了,畢竟我真的是『死纏爛打』型的。」說完,我自己都笑了。

最令我感動的是,這家公司不同的高階主管都對我笑著說:「我們其實就是喜歡你的積極,如果你需要找工作的話,歡迎來我們公司。」

可能如果要感動一個人,「積極」真的是唯一的道路了。

(但談感情不用這樣死纏爛打喔!謝謝各位)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I accept the Privacy Policy

內容索引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