⁋ 我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在放縱,只是,如果不謀財害命,我願意聽身體一次,很多次。然後突然有一個瞬間,我跟自己說:「我覺得可以了,滿足了,回去吧。」

關於吃

所以我胖了,不意外,但我除了胖了,我在想,到底是什麼可以誘導我這樣。

今天,是媽媽的生日大餐,媽媽說想吃吃到飽,好久好久好久沒有吃到肚子這麼撐,撐到會痛,只能坐在椅子上放空。

突然有一個瞬間,我覺得,我可以回歸正常飲食了,這陣子的吃都可以吿一個段落了。

跟我吃過飯的人都會驚訝於我的大食量,近幾年我的食量縮小,原因很簡單,台北的伙食費太貴了,哈哈哈,對於一個一餐可以吃40顆水餃的我而言,我在台北這麼吃,會把自己吃垮的。

但,今年不一樣,我可以感受到一股「吃」的慾望回來,不是狼吞虎嚥的大吃,而是沒有克制地在吃,那是一種什麼感覺,舉個例子給大家聽:

有一個同事第一次跟我一起合點外送,我第一個點,我點完她以為我把她的也點了,但我其實只點了自己的份。

大概就是這樣沒克制地在吃。

所以我胖了,不意外,但我除了胖了,我在想,到底是什麼可以誘導我這樣,我不是不知道什麼是健康飲食與養成運動習慣,我還曾經實作過十分成功,那到底怎麼了?

這不是我近期第一次冒著這樣「我覺得可以了滿足了,回去吧。」的聲音。

近期有三次,剛剛是第三次,關於「吃」。

關於金錢

第二次,是昨天,我在繳信用卡費。

我身邊的人對於我第二個驚訝的點是我的物慾很低,有多低?

我的鞋子只有五雙。拖鞋、布鞋、登山鞋、高跟鞋、靴子。不見人的時候穿拖鞋,出門穿布鞋。

我的衣服只需要一個單人衣櫃的上半部分。裡面看包含了春夏秋冬所有衣服,我一年最多買兩次衣服。

但不代表我不花錢,我可能比很多人都還會花,那是一種自由的意志。

我昨天在繳信用卡卡費的時候,突然有種:我們可以暫停有些不知道在幹嘛的花費,回到生活裡。不是之前的生活在夢中,而是可以更紮實回到地面。

我有一個畫面,我覺得我從半空中飄落地面。

所以,掰掰了Uber Eats、Line Taxi,掰掰了不知道的花費。

關於時間

這是兩條曲線,一進一出,如果沒有input,那麼output遲早會乾涸,人會停滯。

第一次不是一個瞬間,是一段時間的思考。

我的下半年時間安排異常擁擠,擁擠到像是塞車的國道,以google map來看,大概就是一路紅色到底。

這其中沒有不快樂,不管是任何活動、聚會,只要我出現在現場,我總在其中獲得了很多,比我預想中還多很多很多。每一次出現,我都是滿心期待、無比雀躍,每一次結束,都是收穫滿滿,幸福滿滿。

而且,說老實話,我不是一個很常出現在活動的人,可以說,我其實很少出席活動。不為什麼,因為我已經把自己塞得太滿。

我滿到我沒充分的時間看書,這件事情很嚴重,非常嚴重。

我一直在output,可是沒有input。過去,我一週一本書一篇讀書心得,這是我最喜歡的input方式,我在這樣的世界很快樂。

但我有一段時間沒有了。

但不代表沒有成長,而是少了這個重要的input,我知道我現在所有的output都是源自於過去的input。

這是兩條曲線,一進一出,如果沒有input,那麼output遲早會乾涸,人會停滯。

於是我在想,我想給時間什麼?時間可以給我什麼?如果現實證明我可以花時間在一個地方,然後有所成長,下一階段要是什麼。

因此,一段時間後,我才決定,明年要專注在商業邏輯思維上,不管是書籍、關注的事情、讀書會的等等。(我還寫信/私訊給尊敬的老師詢問書單)

為什麼是明年開始?因為今年答應的事情需要好好完成,不論這些事是否與明年的目標一致,都不能影響已經答應好的品質。

況且,那些事都是有趣且值得用心完成的事。

所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?

發生這三個狀況,我覺得不是什麼太嚴重的事情,可以說其實對我的人生沒什麼真的巨大的影響。

只是,因為寫作,我更會細微察覺我自己的狀態。(不一定體現在輸出的內容,但加深了每一次的自我內心提問、觀察、發現、找尋)

中文系有一學期提到佛學,老師說,我們可以用一個「大我」看「小我」,「小我」就是這個會不克制的吃、不知道自己在花什麼、時間塞很滿的「我」。

「大我」是另外一個我,一個看著這樣我的「我」,然後觀察自己。

我自從知道這個概念後,我很常這樣做,從我大三開始。

於是,我想,應該是因為有些事/壓力/情緒壓住了什麼情緒,我的身體用另外一個方式發洩,然後,現在,趨近於平衡了。

而我,不是很確切知道是因為什麼事,或者,我知道,但既然身體要忘記那感覺了,就代表已經過了,就這樣吧,身體發出訊號,決定要回歸平衡了。

雖然花了點時間,但身體胖了可以少吃多動瘦回來、錢花掉了可以賺回來存回來、時間可以慢慢學會什麼要做什麼不做。

比較值得的是:我又更認識了自己的身體一點。我希望它知道,我會等它,願它下次如果有什麼情緒也可以練習更直接表達,我們一起練習,從看到、感受到、到接納自己。



一直以來,我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在放縱,只是,如果不謀財害命,我願意聽身體一次,很多次。然後突然有一個瞬間,我跟自己說:「我覺得可以了,滿足了,回去吧。」


嘿!歡迎回來!

2020免費訂閱每週一到五獲得最新文章

☞來粉絲團按讚吧:

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