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願不願意做徐家的媳婦,而不做徐志摩的太太?

這句話是1921年,張幼儀婚到英國找徐志摩,徐志摩得知她在異地懷了三個月的後離家出走,一週後,托友人黃子美帶給張幼儀的話。

這本書的起源是是張幼儀的孫侄女張邦梅藉由訪問先寫成論文,後編輯成此書。我對於張幼儀有兩段話印象特別深刻,我想今天的分享就講這兩段話就好。 

我要為離婚感謝徐志摩,若不是離婚,我可能永遠都沒辦法找到我自己,也沒辦法成長。他使我得到解脫,變成另外一個人。

我們都知道張幼儀和徐志摩是中國第一對離婚的夫妻,卻不甚了解當時張幼儀的處境多困難。

1915年兩人結婚後,徐志摩確認張幼儀懷孕後即前往美國深造。後來。1921年張幼儀之身一人到英國尋找徐志摩。首先徐志摩冷落她,明知道張幼儀一句英文也不會說,就算和中國人在一起徐志摩也說英文。後來,張幼儀在英國懷孕,徐志摩第一個反應是「#去拿掉小孩」。接著設計了一場飯局,飯局裡徐志摩請了一個女性友人來家裡吃飯,女生僅管裹著小腳,卻穿著一西式的毛料海軍裙裝。飯後,徐志摩問張幼儀說,覺得這女孩如何。張幼儀回答「小腳和西服不搭調」後,徐志摩尖叫回答:「我就知道,所以我才想離婚。」在徐志摩心裡,僅管張幼儀沒有裹小腳,但是她就是他心目中的小腳。

然後,徐志摩就離開家出走了,一個禮拜後,他派了友人給張幼儀一句話,問說:

「你願不願意做徐家的媳婦,而不做不做徐志摩的太太。」

這恐怕是我聽過最具有詩意的離婚問句了。張幼儀大吼把他趕了出去。後來因著張幼儀的二哥到法國養胎,然後隨著八弟到德國產子。這時徐志摩再度託人帶了封信給張幼儀要離婚。張幼儀堅持見到徐志摩。

從英國到法國,再輾轉到德國,再次見到徐志摩時已過了半年,那時他身邊有四個友人,徐志摩把離婚協議書放在她面前,上面有徐志摩以及四個友人當見證人的簽名,張幼儀簽字後,徐志摩與友人興奮至極,張幼儀產後尚未復原,看著這一切,她是在這樣的狀況下簽字離婚。

但她為什麼說她感謝徐志摩?

因為當張幼儀決定要從法國去德國產子時,他決定她要改變自己。離婚後,透過友人,她開始上德文課,並且申請到一所師範學院就讀,學習當幼稚園老師。後來在徐家父母的要求下,張幼儀才回到了上海,回到上海後,她在大學裡教德文課。後來因緣際會成為了上海女子商業出席銀行的副總裁,每天下午五點的時候,她請了一位國文老師到辦公室教她文學和古籍,因為她從15歲開始就中斷了正規教育了。同時,她經營了一家叫「雲裳」的服裝行,是服裝行的總經理,還在法國租界區買了房子。

而且張幼儀其實是很有生意頭腦的人,當年戰爭,張幼儀就把染軍服的染料先囤貨,等到已經漲價到100倍時再一次賣出。再擔任銀行副總裁時,她第一個政策就是「什麼律師都別請了,銀行已經夠窮了。」

能想像嗎?這樣子的張幼儀,和剛成為徐志摩太太的張幼儀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。

但如果不是離婚,如果不是有過這麼悲慘的經歷,張幼儀不會改變,所以她說,她感謝徐志摩的離婚。

我沒辦法說什麼叫愛,我這輩子從沒跟什麼人說過「我愛你」。如果照顧徐志摩的家人叫做愛的話,那我大概最愛她吧。在他一生當中遇到的幾個女人裡面,說不定我最愛她。

張幼儀是個傳統的女人,在她的心裡,徐志摩的爸媽是她兒子的爺爺奶奶,因此,她無法不顧他們。在徐志摩與張幼儀離婚後,徐家認張幼儀當乾女兒。後來陸小曼和徐志摩結婚,兩老還是時常去找張幼儀。

有兩件事情我非常印象深刻,第一件事情是當徐志摩的母親病危時,張幼儀不肯回徐家,她認為徐家的媳婦現在是陸小曼,當由陸小曼處理。但陸小曼不肯、也不會。因此,徐志摩和徐志摩的父親分別打電話給她,請求她來徐家,後來張幼儀去了。最後還處理了後事,與徐志摩、陸小曼、張幼儀的兒子一起站在棺材旁。

第二件事情則是當徐志摩飛機失事後,通知領屍體時,陸小曼拒領,是張幼儀派八弟領著張幼儀的兒子去領的。後來公祭上,陸小曼堅持要把徐志摩的棺材與喪服換成西式而吵鬧時,也是張幼儀去處理好的。張幼儀於傳統上為了徐家生了兩個兒子,在盡義理上,她照顧徐家兩老甚過任何一人。我們可以說因為她是傳統的女子,但那個時代的愛,又或者是放到這個時代,如果這都不是愛,那什麼才是愛呢?

我想起,梁啟超曾經因為離婚寫信罵徐志摩,徐志摩的回信成為千古名言:「我將於茫茫人海之中訪我唯一靈魂之伴侶,得之,我幸;不得,我命,如此而已。」

姑婆看過我的論文,卻來不及看我這本書

我喜歡這本書的敘述是同時交叉著兩條線,一條是張邦梅身為在美華人第三代,她在華人與西方的身分認同中,透過自己的姑婆的故事省思與追尋,另外一條則是張幼儀以第一人稱敘述她人生的整個過程,這是一段複雜的故事,張邦梅既保留張幼儀的口吻,又不至於寫成一個八點檔。

張邦梅的爺爺(也就是隨張幼儀至德國產子的八弟)臨終前曾經對她說「你在書中要對徐志摩仁慈一點」。曾經我以為很簡單,但是,若你讀完整段張幼儀的人生,你會發現不容易。

張邦梅在訪問張幼儀的時候一直很氣徐志摩,但八十五歲的張幼儀不這麼想,她說,自從與徐志摩離婚後,她就和徐志摩沒有關係,也不討厭陸小曼。我想前半段人生,張幼儀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,但餘生,張幼儀得到的遠遠讓她忘記失去的,尤其是,她重新得到了自己。

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