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日的冬眠日記 #5 時間縫隙與 Grant Tour

「你正在一個時間縫隙,具強大的生活探索與創造的能量。」——大學恩師 蕭義玲女神



寫下這篇文章的時候,是我正式在Salzburg這個小城鎮的第一天,它位於奧地利裡的一個小鎮,我來到這裡的目的是為了去德國的國王湖以及魔法森林。但由於昨天抵達Salzburg的時候下起了傾盆大雨,我一個人拖著兩個行李無法撐傘,因此一路淋雨走到了住宿的地方,今天覺得實在是太累了,就在住宿的地方睡了一天。

這就是一人旅行的彈性程度。
在民宿睡了一整天,一開始還會覺得很罪惡,但後來想想:欸等等,我是出來生活的啦,我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容易覺得罪惡,又不是犯罪XDDDD



●–●
生活探索



一個人旅行很容易長出勇敢這種東西。
例如我的飛機降落在維也納之後,火車就在兩小時後發車,但因為是週末,火車票一票難求,我只要沒有趕上這班,就注定要在維也納住一晚。但是飛機延誤了,於是,一下飛機,我就拎著行李從機場直奔出關,接著再到行李旋轉盤,祈禱我的行李可以很快出來(畢竟我上次在英國等了30分鐘)。

幸運的是,我很快就看到了我的行李。接著我直接出關開始找火車,看到了火車的標誌後,二話不說繼續奔跑,因為德國火車是不用先看票的,所以有點難辨識。但從不同電子看板還是可以分辨出月台。

這一系列的操作下來,我真的很幸運,20分鐘就抵達了火車站。
呼~~~終於鬆了一口氣,坐在位置上開始可以報平安了。

這是我第一次下飛機沒有先去上廁所,腎上腺素發達的時候,你根本不知道什麼是要上廁所。(結果我那天從早上10:00上飛機後第一次上廁所就是晚上八點抵達民宿後)


一個人旅行也很容易得到他人的善意。
例如說,我無法一個人把一大一小的行李搬上車,但是因為火車延誤,所以後面排了很多人,後面的媽媽溫柔的幫我撐著一個行李,跟我說「你先上去」,我當下真的是要哭了,只好不斷地說「thank you」。

上了火車後,德鐵小哥哥用很雀躍的聲音跟我說「你要把行李放到座位的上面喔」(德鐵的工作人員都好快樂),我看著我的大行李,我有點尷尬,正當我在想要怎麼辦的時候,隔壁的叔叔突然站起來問我說「你需要我幫你搬嗎?」

of course!!!
天啊!!!再度眼淚要掉下來,嗚嗚嗚嗚嗚,雖然一個人旅行難免覺得孤單以及害怕,但是,這世界還是有很多地方充滿了善意。



●–●
創造的能量



來到了奧地利,也代表著第一階段的旅程—英國的結束。
基本上英國的旅程切成兩段,前半段是我一個人(也就是之前看到的公園遊記),後半段是我與Sandy以及Vivian見面三人會合,行程是我一個人的多采多姿100倍,哈哈哈哈哈。簡直是跑遍了倫敦有名的行程。

對我來說,一個人旅行跟多人一起旅行完全是不一樣的感覺。
多人旅行我喜歡的不是那些景點,而是一起旅行的那些人。

必須說,Sandy以及Vivian是比我更注重儀式感的人。

例如說,Vivian的每日一小驚喜。
Vivian每天早上會去晨跑。
(我簡直是不敢相信,我們每天七點起床,晚上十一點回到家,每天日行一萬五千步,但是她依舊可以早上五點去跑步,天啊,為什麼有這麼多的能量)


第一天她回來的時候帶來了花,因為我前一天說好希望桌上有花,但是來不及買。
後來有小卡片,那是提前慶祝我跟Sandy兩個在10月生日的卡片。
後來有小果醬,那是她從上一段旅程巴黎帶回來給我們的。
後來有馬卡龍,甜到炸但是又好吃到炸。
每一個小禮物都放在我們的花瓶旁。

每天都覺得戀愛,都覺得自己為何那麼幸運可以被這樣照顧。



而Sandy是一個善於找餐廳以及創造儀式感的人。
我們三個人一同都在英國是9月,但是我們都是10月生日的人,於是我們決定要在英國以我們的方式提前慶祝生日,這個慶祝的方式就是「一套非常正式的洋裝」+「生日快樂的彩帶」(天啊,真的是不知道Sandy從哪裡買來的)+「一個非常美味的晚餐」。

那一天,全世界都在跟我們說生日快樂,餐廳為了我們拍攝拍立得,手寫卡片,各送我們一張,

沒有Sandy,我不會想出這樣的慶祝方式。
ps 請還不要回信跟我說生日快樂,我生日還沒到,哈哈哈哈哈,相信我,生日那天我一定跟全世界說XDDD



●–●
Grand Tour



因為自己一個人旅行,也跟其他人一起旅行,我才發現,每一個人生活的方式如此不同,不管如何,我都非常享受。

大學的恩師送來了祝福,他說我是Grand Tour。
我太喜歡這個說法了。

很多人說我是gap year,但其實我也沒有要一整年啦,我明年一月回到台灣,過完了過年,我希望我三月可以開始開啟新的一份工作。(我很明確知道這是一段休息的時間,並不是要永遠離開職場)

Grand Tour現在的翻譯是壯遊,但其實這樣的旅行起源於早起的歐洲年年輕貴族,據說自文藝復興時期,壯遊的目標事實上是透過實際的走訪與旅行,豐富自己的思維與文化,他們會去不同的城市開啟不同的視野,並且將當時的所見所聞帶回。

我沒有史書記載過去貴族那般幾乎沒有金錢上限的旅行,也無法如同傳統壯遊環遊整個歐洲,長達數個月到數年,也無法在一路上購買珍貴的畫作。但是,我喜歡壯遊本身的意義:透過自己的方式豐富自身,並且加上我自己的目標:享受孤獨以及恢復。


「你正在行萬里路,增廣自己的見聞、經驗以及知識,邁向更高層的下一階段,正如早年歐洲的年輕貴族的人生啟蒙般。How nice! How lucky! Cherish it.」——大學恩師 陳俊啓老師


我會帶著這樣的祝福,繼續我的第二段旅行。



●–●
夏日的冬眠日記 #5
時間縫隙與 Grand Tour。

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I accept the Privacy Policy

內容索引
Scroll to 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