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天群組才在問起如何哭泣,我回答我太喜歡哭了,沒有「如何哭泣」的問題,但想想最近也沒什麼事情好哭的,晚上和朋友看了《初心》這部電影,第三分鐘我就大哭,止不住眼淚的大哭。
 
我整部戲的哭點不在江振誠,在江振誠的老婆,她一哭我就哭,她大哭了三次,我就哭了三次。
 
 
 

本來想要寫我對於江振誠的感覺

我覺得他單純、努力、堅持、真誠,本來想要寫他的職涯之路,他是標準的始終堅持初心不改變跑道的人,他有一種令人欽羨、卻沒有辦法鼓起勇氣說「我也做的到」或是「我也要這麼做」的那種義無反顧。
 
有很多他大笑的鏡頭,那是我可以真實感受到他是個快樂的廚師 的時候,如同他跟那個孩子說的「不要當厲害的廚師,當快樂的廚師」那樣。
 
人家說,台灣做精緻餐飲不流行,他說那是他的使命,不能永遠想要好的環境,但可以創造與改變。他是溫柔而堅定的說。
 
 
 

但我想了一下,其實最讓我動容的是江振誠的老婆。

 
她是泰國人,曾經是時常出現在鏡頭前的人,拍了很多美麗的照片,卻和江振誠結婚後在新加坡定居8年,而後又跟隨江振誠回到台灣。
 
她說,我會永遠想念我的家鄉。她說,她沒有得選擇,她必須強悍,不是用那種委屈的口氣說,而是用那種我很驕傲我在這裡的口氣。
 
 
在江振誠與員工宣布要關閉餐廳後,當所有的人離去後,她大哭。
 
江振誠問說,妳哭什麼?
 
她說,我們在我們的結婚紀念日開幕,我們也在我們的結婚紀念日宣布關閉。
 
 
江振誠曾經說過,這家餐廳是他送給她的生日禮物。
 
 
關閉餐廳的最後一天,他們聚集了很多好朋友來,她說「江振誠有很多話想要跟大家說」,把江振誠推到了大家面前。
 
她在後面,哭到不能自我,雙肩抖動,真正有很多話要跟大家說的人是她。
 
是她,作為餐廳老闆娘、作為老公的支持者、作為那個也站在餐廳門口迎接客戶的那個人。
 
 
 
江振誠說,講「你好很高興為你服務」,只需要3秒鐘,我卻和我老婆做了8年,一週5天,一天15小時。
 
如果這句話是她的版本呢?
她會怎麼說?
 
 
 
江振誠回到台灣的時候,沒有帶回那些獎杯獎狀,還回了米其林的兩星,他覺得他不需要那些東西證明他是一個會煮菜的廚師。
 
那她呢?
我想她也不需要,那些榮耀、快樂,她都經歷過了,可能比江振誠更紮實的經歷了。
 
 
 
所以我想,如果我是江振誠,願我也有這樣的老婆。
 

☞來粉絲團按讚吧:

Show CommentsClose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